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深证 >
【行业收入趋势调查之六】——人才服务行业猎
2019-07-31 10:06来源:admin

  “猎头”一词,源于二战后欧美一些军工厂“猎取”世界各国的军事技术专业人才,并沿用至今。猎头行业在上海诞生于1994年,至今已有20年的时间。不过对于猎头行业来说,这只是其成长发展的襁褓期。

  截至2013年,上海的猎头公司已达到8000家,北京超过6000家,广州拥有3000多家。猎头与一般的企业招聘、人才推荐和职业介绍有着很大的不 同,猎头追逐的目标始终盯在高学历、高职位、高价位三位一体的人才,担当的是高级人才和企业之间“红娘”的角色。作为就业市场乃至经济大环境冷热走势的 “晴雨表”,他们的工作充满了激烈的竞争,薪水也相对诱人。本报第六期“行业收入趋势调查”聚焦猎头群体,解读行业的真实生态。

  劳动报“行业收入趋势调查”发布第六期报告。《猎头收入趋势调查》通过网络调查、直访抽样调查、相关政府部门、人力资源机构等多渠道获取数据。其中与腾讯 大申网独家合作开展的网络调查,吸引逾3万人次关注,回收问卷1934份。通过上海辰智咨询在调研吧平台展开的调查回收问卷381份。

  调查显示,有超过6成的猎头月薪在5000元-1万元这一区间;此外,有5.1%的猎头月薪在2万元以上。上海受访者的月薪平均数为12462元。

  猎头的收入水平差异巨大。一个刚刚进入公司的新人,月薪可能只有2000元左右,同时也有一些猎头顾问年薪可以达到百万。

  受访猎头表示,他们最大的职业压力来自必须通过各种“非常手段”拿到候选人名单。中国猎头协会理事长表示,职业道德与伦理压力可调和。

  劳动法专家指出,猎头职业的“自雇”属性不完全适用劳动法,应当通过行业准入和行业自律来规范猎头的行为和保护猎头的利益,而不单单依靠劳动法。

  年龄构成中,26-30岁占最例,为34.9%;31-35岁居次位,为22.7%,加上23-25岁的19.3%,即23-35岁区间受访者接近8成,显示出这是一个较为年轻的行业。

  学历构成中,拥有本科学历者比例最高,占59.9%;其次为专科学历,占33.7%;博士学历居于第三位,占3.8%,硕士学历占2.6%。

  入职年限构成中,工作3-5年的受访者比例最高,占33.5%;其次为入职1-2年,占23.8%;再次为入职6-10年,占21.3%;10年以上占14.2%;1年以下的占7.2%。

  调查显示,受访者月薪在5000元-1万元这个区间的占压倒性比例,为60.6%,月薪在3000-5000元的为13.7%,有11%的受访者月薪在3000元以下,1万-2万元区间为9.6%,2万元以上为5.1%。

  猎头的薪水由基本工资、绩效、提成和年终奖组成。一个刚刚进入公司的新人,月薪可能只有2000元左右,普通猎头顾问的年收入大约在10万元左右,高级猎头顾问的年收入在20万元以上,同时也有一些猎头顾问年薪可以达到百万。

  作为一个与人密集打交道的行业,猎头的工作实际上更像是一个销售人员。一方面,他要向候选人推荐潜在的雇主,另一面,他还要向客户公司推荐自己挖掘到的候选人。所以,收入差距拉开的原因,与猎头能否建立巨大的人脉网络,

  进而顺利成单直接相关。调查同时还采样了公众对于该职业的收入预期。最大多数的公众预期该职业的月薪在5千元-1万元,这也与本次调查的实际收入相符合。

  调查显示,有29.7%的猎头近一年中无涨薪,有8.4%月薪下降10%。还有1.9%涨幅超过50%。

  猎头费用常见的支付方式有两种,一是后付费,即客户签约时先付少量定金,候选人接受offer后支付50%,过了试用期再支付剩下部分;另外一种是先付费,客户签约时付1/3,30天付1/3,60天付1/3。

  因此在整个“猎”人的周期中,猎头们必须不断与候选人保持沟通,以避免毁约等意外情况。一般来说,猎头们佣金是先约定好提成比例,一般在20%到30%, 再根据候选人的年薪来计算。假设一位猎头需要招一位年薪60万的总监,提成比例为25%,那么这个单子做成后,猎头能拿到15万的佣金。猎头为了使自己的 佣金丰厚,会为候选人尽量多争取年薪。

  此外,本次调查还采样了猎头所专职行业的分布情况。调查显示,有31%的猎头服务于机械制造与加工,成为猎头中最大群体,其次是计算机与互联网,占 26.5%,金融保险以14.5%排在其他的24.6%之后名列第四,还有4.5%专职于房地产,4%专职于医药和生物工程。

  作为就业市场的“晴雨表”,猎头行业间的分布密度体现了人才需求的旺盛程度,也折射出各行业的兴衰冷暖,机械制造与加工、计算机与互联网、金融保险是人才市场上的热门行业。

  中国猎头协会理事长徐文华表示,中国是世界制造业大国,专职制造业的猎头相对来说就会多一些。互联网行业在今天的中国经济中的地位也是与日俱增的,互联网 行业的高速发展必然需要更多的猎头为行业内的企业寻觅业界精英,“猎头对中国经济新增长点可谓春江水暖鸭先知。”

  调查显示,仅有61.9%的受访者有“五险一金”,基础社保福利覆盖还不够完善。同时,各种特殊福利种类较多。42.2%的猎头有移动通信费,30.5%有交通费,23.4%有异地住宿补助。

  加班也是猎头们的工作常态,仅有28.7%的猎头每周工作时间是标准的40小时,还有7.5%每周工作时间超过70小时。

  这也与猎头的工作性质有关,由于挖角行为往往要避开候选人所在公司,因此,无论是电话沟通还是面试,往往都安排在候选人上班之外的时间,因此猎头们的工作时间一般比较灵活。

  在对加班补贴的调查中,有30.1%的猎头享受到了加班补贴,但是有57%的猎头无此保障,还有15.5%通过补休的方式来实现。

  根据调查,有45.7%的猎头表示自己的“指标压力大,难完成”,认为“指标压力一般,可以完成”的占49.7%,仅有4.6%表示“指标压力小,容易完成”。

  而且进一步分析我们还发现,指标压力随年龄增长逐渐升高。虽然随着入行时间增加,猎头们积累的人脉资源和行业信息越来越多,但是这也符合“能者多劳”的规律,能力越高,也就需要承担更多的业务压力。

  在猎头公司,信息搜寻员是入门级的职位,他们初步寻访候选人,并将行业、职位、薪酬、职业发展等信息报告给猎头顾问。

  由于入门级猎头一般还不掌握丰富的行业资源,因此拨打Coldcall,也就是陌生拜访电话,就成为寻访候选人的重要手段,也是他们的压力所在。一个信息 搜寻员每天打陌生电话,通常一打就是四五十家。他们需要安定自己的声音,准备好几套说辞,甚至“蒙人”来绕过听音识人的公司前台,还要尽可能多地从候选人 身上挖到信息。由于现在许多公司都会对前台进行“防猎头培训”,因此,猎头必须使出浑身解数,比如佯装成客户来询价、扮成杂志编辑约稿等等。

  绕开前台之后,猎头终于可以开始对目标公司进行Mapping,即摸清组织架构、职位设置、员工数量、通讯名单等,以方便下一步精准定位候选人,展开挖角。

  曾就职于某大型美资猎头公司的信息搜寻员小周对记者表示,“每天都在纠结、抵触中度过,总觉得这样的行为不是很道德。”虽然猎头看上去门槛并不高,但实际上能通过入门级考验的人却并不多。

  在内心经历了激烈的挣扎斗争后,最后选择离开猎头行业的信息搜寻员不在少数。小周在坚持了半年的时间后,还是选择跳槽到了一家世界500强企业做企业公关部的职员。

  调查显示,有71.1%的受访者在过去一年没有跳槽,16%的受访者跳槽1次,7.1%跳槽2次。猎头是帮人跳槽的,在对候选人的考察中,企业忠诚度往往是必备的选项,也因此,猎头在处理自己的跳槽行为时也显得更为谨慎。

  猎头在行业内流动,除了跳向更高的薪水和职位,流动方向主要分成两种:从猎头公司到公司人力资源部门;另一种是创业。一般来说,公司人力资源部门比较青睐有猎头公司工作经历的候选者,毕竟这样的经历往往意味着接受过专业培训与高压的锻炼。

  调查显示,有47.4%的猎头对自己的工作有较强的职业荣誉感,41.6%的职业荣誉感一般,还有11%选择了没有职业荣誉感。

  在调查结果中,有6成猎头月薪为5千元-1万元,而7成以上的受访者去年至今年收入未涨过10%。

  中国猎头协会理事长、国际联合猎头学院校长徐文华解释说:“猎头行业是属于多劳多得、能者多劳的行业,猎头的收入相对其他行业来说处于中上水平。依中国的 猎头现状来看,猎头的从业者中30岁以下人员占总从业人数的54.2%,接近六成。如果单一按工作年限来讲,月薪为5千元-1万元,算中上水平。”

  他认为,不管是从猎头行业是朝阳行业来看,还是从中国经济的稳健走势来看,猎头的收入都是不言而喻会增长的。

  调查结果显示,7成以上受访者在去年的一年中没有选择跳槽,而这个行业相对其他行业来说更容易规划自己的前程,同时压力又很大,那为何流动率反倒这么低呢?

  徐文华表示:“对猎头来说,时间的沉淀成长很重要。猎头在给职业经理人推荐工作时也更能体会稳定性忠诚度的重要性。如果从从业者的特点来讲,做猎头顾问的 多拥有坚韧不屈不惧困难的特质,在工作中遇到困难多会选择挑战而非逃避。因此相对于其他行业而言,虽然压力大但流动率反而很低。”

  而这个职业做满一年后,后面的工资涨幅比例能达到30%-50%/年,“一旦专业技能得到提高,收入有可观的提升是必然的,这也是流动率低的原因之一。”

  受访猎头表示,通过“非常手段”拿到人员名单,常承受很大道德压力,而这也是这一行特有的职业压力。

  对此徐文华表示,就像医生,只要是本着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目的,就无需为伦理道德问题尴尬。猎头顾问只要在守法的前提下,把相关信息用于为职业人和企业搭建桥梁就无需担心受质疑。

  “猎头也有自己的职业道德,刚从事猎头行业有一点道德压力是正常的,猎头公司会有自己的方式帮助新入行的从业者疏解压力,从业者只要抱着专业的心态,就能更好地开展工作。”

  上海市律师协会劳动法业务研究委员会主任陆胤告诉记者,调查结果中涉及的“超时”加班,以及“无偿”加班都违反了劳动法的规定。

  他认为,这些违法情况的出现,问题不在于猎头行业的管理,而是因为猎头事实上属于人才中介,是一个自雇的职业,就类似于律师、保险代理、艺人经纪、房 屋中介等,尽管这些职业在我国都被纳入了劳动法,根据劳动法规定,从业者都受雇于企业或者事务所,但是他们在工作中通常是以自己的名义及技能独立开展工作 的,自由职业属性并没有办法改变。“譬如律师的法律服务,都是基于律师本人的技能。猎头也是如此,很大程度上,一个应聘者接受猎头,首先是对猎头顾问 的信任,所以猎头顾问往往具有个人化的属性。”

  陆胤说:“猎头的工作内容决定了他要围绕着应聘者服务,无法接受猎头公司的过多直接管理,所以何时与应聘者沟通、怎么和应聘者沟通、沟通多少时间很大程度上都是猎头自主决定的,因此要严格按照8小时工作制来审视,显然不合适了。”

  他指出,自雇不代表没有自律和规范,完全可以通过行业准入和行业自律来规范猎头的行为和保护猎头的利益,而不单单依靠劳动法。

  “一个行业要规范,退出机制是关键,行业准入标准应当尽可能放宽,但是对违反职业道德甚至违法的从业人员,应当毫不留情地采用淘汰机制,这样自然就可以筛选出优秀的从业人员,并提升从业人员的从业荣誉感和相应的待遇。”

分享到: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上海松江门户首页"或电头为"上海松江门户首页"的稿件,均为上海松江门户首页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上海松江门户首页",并保留"上海松江门户首页"的电头。

每日关注

©2016  上海松江门户首页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