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 > 正文

华中科技大学校长丁烈云:教育公平需配置好部教育资源

时间:2018-03-18 10:57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当今世界科学研究正在大交叉、大科学、大工程时代,前沿科技突破愈来愈依赖于大型设施的科研条件和创新能力,科技创新正在带界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巨大变革,创新能力已经成为决定一个国家、区域竞争力的重要关键。

  设立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是“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的重要战略布局。目前国家发改委已批复上海、、合肥建设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这是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加强创新能力建设的重要举措。

  新时代我国的主要矛盾发生了变化,国家的科技布局应该充分考虑新时代我国主要矛盾特点,通过科技布局缓解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主要矛盾。而当前我国科技资源投入过于集中在、上海以及东部发达地区。

  为此,我国家要在部地区布局,特别是在有条件的中部地区建设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如支持湖北省依托科教、区位综合优势建设武汉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

  建设武汉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是优化我国科技创新资源布局,形成创新人才、资源的进一步规模汇聚,促进均衡发展的需要;是贯彻落实习总对湖北“建成支点、走在前列”的要求,形成国家创新体系的“中部战略支点”,以创新驱动带动我国中部崛起的跨越式发展;是为长江经济带发展,落实“共抓大,不搞大开发”国家战略,提供科技支撑的重要举措。

  湖北是科教大省,有很好的条件建设武汉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武汉已建设脉冲强、精密重力测量和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等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以及武汉光电国家研究中心等国家重大创新平台,同时正在积极争取建设生物医学成像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武汉具有人才、科研优势,拥有高校85所,两院院士60多名,各类科研机构100多所,其中普通高校和本科院校数仅次于居中国第二,教育部直属全国重点大学数量居全国第三,在校大学生和研究生总数居世界第一。

  现行的高校人才评价机制中存在诸多问题,最突出的是考核指标过于量化,过度关注论文与科研项目数量。实际上,评价机制的关键在于对人才的发展规律如何正确认识与理解,人才评价是一门管理科学,无数学建模般精确,很多情况下要用经验甚至主观判断来弥补不足。

  我认为,首先要做才的分类工作。科学研究有探索与有组织的创新两种形式,对不同形式人才的评价要有所区别。我们鼓励教师在科研上自主探索,但往往短期论文压力会教师放弃自己的长远目标。基于此,华中科技大学组建了100个面向世界科学前沿的创新团队,每个团队由2~3人组成,评估确认后将给予资助,团队可不报项目,每年汇报已完成工作来进行评估,目前已有29个团队入选。第二种科研形式是有组织的创新,是指面向国家重大需求项目深入研究。针对这种情况,华中科技大学制订了“登峰计划”组织团队协作进行科研,评估时对整体团队考核,不评估其中个人。

  高校要为教师创造良好的,让教师能根据本心、无后顾之忧地进行科研教学工作,需要给予相对宽松的研究,一定会有突破性的科研。华中科技大学开展了“学术前沿青年团队支持计划”,鼓励青年教师以学术兴趣为出发点,关注长远目标,瞄准世界科学前沿潜心研究。这项工作有利于青年教师根据自己的兴趣,选择更有挑战性的研究方向,更有兴趣地从事探索,追求更高的科研目标。

  而鉴于不同领域的人才分类评价标准,华中科技大学物理学院引力中心则进行了一种全新的探索。考虑到,引力中心的实验即便是取得了重大性突破,也只能在“山洞”里暗自庆祝。而由于中心的很多实验组常年不能发表论文,这就极易造成在学校年度考核不合格。为了消除科研人员的顾虑,引力中心提出以实验室为单位进行考核来取代个人考核,这就使得有重要科研任务的教师们无惧年度考核压力,能够专心科研;此外,由于国外的技术,使得我国研究人员只能通过反复试错正确。不过,也正是这些不断“重复”关键技术的人,使得我国逐渐开始在相关领域占有主动。

  而高校分类评价政策的跟进,实际上是要鼓励教师根据自身兴趣与情怀进行科研。我们也不用担心,将选择权交给教师后,出现都选择面向未来某一方向的科研,而忽略了为现实社会服务的趋向。事实上,华中科技大学3400名教师的选择就各有不同。

  将华中大的模式复制到其他高校,成功与否就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同高校、不同学科各有特点,我们不能用一把尺子衡量。

  平台经济,已经成为我国社会创新发展和产业升级的新引擎、新热点。工作报告指出我国的高铁网络、电子商务、移动支付、共享经济等引领世界潮流,我认为,当前我国在物联网平台与移动支付平台等技术领域已达到世界先进水平,甚至是领先水平。进一步推进平台经济、共享经济发展,离不开更多的产学研用协同支持,以及推进大数据平台建设。正如工作报告中所提出的,鼓励大企业、高校和科研院所创新资源,发展平台经济、共享经济,形成线上线下结合、产学研用协同、大中小企业融合的创新创业格局。

  以湖北为例,作为九省通衢之地,湖北的区位优势得天独厚,可以借助长江黄金水道打造水上物流服务平台,探索发展水上平台经济。同时,地方部门也应探索进一步强化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构建大数据平台、打造大数据中心,为平台经济、共享经济发展提供有力支撑。

  我认为,大学排行榜对校长而言,是一种外部压力,要关注但是不能被。目前较广的大学排行榜大多注重国际期刊论文、各级各类科研基金、申报国家和各种人才称号等。而在这些指标上的表现,确实能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学校科研水平。

  在我看来,有一种“论文“并没有纳入这些大学排行榜,那就是写在中国大地上的“论文“。高校在服务经济社会发展中所取得的丰硕,并未反映在这些排行榜中。但能说这种扎根中国大地的“论文”不重要吗?扎扎实实做好高校科研与经济社会发展的对接,用知识产出解决社会发展中的关键问题,培养高素质的人才,是高校重要的和功能之一。

  越来越多的一流高校开设了创业课,我认为,创业不是人人都能做的,但创育是人人都应该享受、接受的。现在大学毕业生就业比较普遍的现象是,岗位与在校学习的专业不是直接相关的,这就要求毕业生的创新能力、学习能力、协调能力等综合能力要更强。我相信,不管什么样的岗位,创新型人才都能做得很好。

  《工作报告》中令人印象最深的,是实现教育公平的篇章——“重点高校专项招收农村和贫困地区学生人数由1万人增加到了10万人”。目前,国家针对促进教育公平已采取了诸多措施。从《工作报告》里体现的这一点来看,这些举措已经良好促进了教育的区域公平。但要做到真正的公平,还需把部当地的教育资源质量办好:不仅仅是把生源“引出来”,还要配置和扶持好当地的教育资源,让当地的高校教学水平得到提高。

  目前,华中科技大学实行转专业“无门槛”的制度,即学生希望转入的院系对学生有考核要求,但转出的院系不能“说不”;同时,学校还实行大学一年级按大类招生,到高年级再分流等措施。通过这种方式,学科之间也存在竞争压力,教授更多开始主动思考如何能更好地给学生上课。华中大还鼓励学生多“走出去”,到国外交流、交换,形成一个更多元和全面的视角。

  我认为,每一名学生到了学校,都应该能享受到一流的教育资源。一个学校如果只有部分学生是一流,那不是一流大学;只有全部的学生都是一流,才可以称得上真正的一流大学。

  (原题为《上的华中大声音 丁烈云:在武汉建设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来源 :新华网 中国教育报 中国科学报 中国青年报 中青在线 中国科技网)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