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金融 >
理财子公司到底长啥样VS银保合作模式新玩法
2019-01-21 23:16来源:admin

  2019年1月15日,《金融理财》杂志社、易趣传媒联合北京农商银行在北京举办了“2018年度第九届中国金融创新与发展论坛暨 ‘金貔貅奖’颁奖盛典”。易趣传媒总裁、《金融理财》杂志社社长石东作为会议主办方致欢迎辞。

  发言之前,石东首先表达了他的感谢:感谢大家百忙之中,在上班时间来参加此次会议,现在正是金融机构开年初工作会、搞开门红的时候,有些领导与嘉宾还是从外地赶过来的,比如尊敬的保险资管大伽葛旋总裁。此外,还要特别感谢几大行业协会的主要领导,他们的发言稿都已审定,但没有办法,会议时间与全国监管工作会、纪检监察会冲突了,领导们更不容易。看来变化是一种常态啊。在这里,石东表示先给大家鞠个躬!

  站在2019年的开头,回望2018,石东感慨道,去年过得特别快,快得几乎不可思议,尤其是对于从事金融工作的人来说。而年龄的增长并不是主要缘故。

  不论是金融大佬还是参加工作没几年的职场新兵也都有同感,几乎都感受到了从业以来的最大压力,每个人都很焦虑,对所处的工作压力与极端环境充满了无力感。

  即便是之前光环加持的财富新贵抑或是上市公司大老板也没能逃脱这一景况。这一轮资本市场的历史性低谷,让习惯了以股票质押融资来给主业输血或是去投资看上去很美的新项目的大佬们也手足无措,痛尝苦果。

  石东讲述道,“2018年,我出差不多,两次在飞机上遇见坐经济舱的上市公司实控人,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其中有位仁兄在确认眼神的时候,明显的在躲闪。这一点我表示理解,人都是要面子的。其实我们的关系一直还算不错,3年前我们一起去看个项目,是他安排秘书替我订的头等舱,说辞是以便于思考问题。当时我深受教诲,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思维啊,真可怕!”

  事实上,感觉时间过得特别快无外乎两种状况,一种是特别忙,另一种是特别闲。而且最为关键的是,忙也好、闲也罢,但事情却没有向好的方向发展的预期。未来会怎么样,到底去向哪里?至少现在还看不清楚。

  焦虑-无力-变革,这是石东所总结的2018年的三个关键词。也许应该庆幸,较之于未来十年,我们将无限回忆如此美好的一年。

  2018年,可以说是世界的大转折之年。这一年,从贸易战到银保监会合并、大资管新规落地、P2P频频爆雷跑路、冰封的资本市场与房地产市场、横空出世的理财子公司以及望眼欲穿的消费升级……让人眼花缭乱、左冲右突甚至无所适从。

  其实,这没有什么可以奇怪的,因为有太多的事情超出了我们的认知范围,国际国内格局发生了前所未有的深刻变化,这个变化如同四十年前的中国,旧的东西被颠覆了,而新的东西尚没有完全成形。

  当前,世界正处于关键当口,开放与封闭、合作与对立、前进与等各种力量交锋,世界经济复苏乏力,全球化逆风飞扬,不确定性如浓雾般弥漫全球。当今中国,一扇机遇之窗正在迅速关闭,而另一扇窗则正在缓缓打开。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当前中国经济下行风险最大的源头可能就是金融部门的脆弱性。在自然浩瀚、人类羸弱之时,先贤哲人总是向内寻求力量。石东认为,不管未来如何不确定、环境如何极端,2019年,国内金融业最需要做的就是:向内寻求力量,即变革的力量;回归初心,无问西东;想你所想,做你所做。

  具体来说,中国银保监会自成立以来最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大资管的问题,比如资金池、刚性兑付、监管套利、期限错配等一系列问题。从表面上看,都是之前多头监管、无序创新所惹的祸;但从本质上而言,是我们缺少信托文化的土壤,只唯利润、只唯规模,没有回归到“代客理财”的本源,把金融经营风险、守住风险的底线给丢了。

  眼下,备受关注的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可能就是一个较好的解决办法,把它单独从银行体系剥离立出来,表内与表外风险实行彻底的隔离,而且省去了通道这一环节所担负的成本。未来,近30万亿银行理财将拥有更多的自主权,产品会更加丰富。

  石东认为,它会是一个超级巨无霸,其前中后台对前沿技术的运用更会远超我们的想像,除了不能做、暂时不能开设分支机构,它几乎没有短板,是一个全能型选手,未来对公募、信托、券商甚至私募的冲击将会特别大。

  但另一方面,为了避免同质化竞争,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的定位又一个很头痛的问题。它肯定要依托银行的分支行网点,主要以固定收益类产品打天下,这就很难有特色。像中信、招商、光大、邮储,他们集团有实业可以对接,在发行产品方面会有一些优势。那其他商业银行呢?是不是会在包括股票在内的其他投资领域异军突起,甚至替代基金成为国内资本市场最重要的力量,让我们拭目以待。

  石东认为,100万亿大资管,商业银行是牛鼻子,只要抓住它,其他的70万亿资管,无论是保险、信托、券商、基金、期货等的问题,其实都好解决,因为银行才是一切资金的源头。商业银行回归了,其他金融机构就会纷纷效仿,否则银行就不跟你合作了。

  其实这也不尽然,事情肯定没有这么简单。但石东认为只要我们监管者与被监管者在具体的操作过程能遵循以下几个核心要点就不会出现大的问题:

  首先是要打破刚性兑付,即卖者尽责、买者自负,阵痛肯定是有的,但长远是幸福的。为什么要卖者尽责呢,因为你代客理财,财技不行,没有自己的专长肯定没法向买者交代,比如商业银行的风控能力非常强,那么理财子公司将来的核心竞争力就是固定收益类产品。而基金、券商的权益类投资则是它们的优势,总之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其次就是资金池的问题,过去银行绝大多数都是90天以内的理财产品,但资产端平均久期在两年左右,期限错配十分严重,所以就有资金池,新老滚动起来,不断发新产品去承接老资产。虽然现在有一个过度期,而且银行也因此蒙受利润损失,但作为受托人,委托者的资金绝对不能直接动用,必须由第三方托管起来。

  石东认为,托管人是非常重要的制度安排,托管可以保证投资者放心投资,确保投资人的资金不被挪用;确保投资每天都会有非常准确的估值结果;确保管理人严格按照法律法规、契约和合同的约定来投资。

  更为重要的是,托管业务是在培育一种文化,即信托文化,在经济运行过程中,信托文化是非常重要的。事实上,中国的金融领域现在还缺少这种信托文化。而托管就是在信托文化建立起来的过程中,架起的一座桥梁,让信托文化有深层的沃土,从而能够茁壮成长。

  最后,必须摒弃多层嵌套,更不能肆无忌惮地加杠杆。之前理财产品没有明确的法律地位,不能直接开户,商业银行要发行理财产品必须借助通道,现在这个问题不存在了。原来宏观调之所以失效,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多层嵌套,比如通过它资金就可以绕道进入房地产市场甚至是,再加上没有统一监管,出了问题就互相推诿,责任人也没有得到相应的惩处。

  论坛的另一个重要议题是“银保合作”,对此,石东表示,他只想强调一点,就是银保合作业务发展到今天,已经陷入一个比较尴尬的境地。一方面,原来靠银保业务起家的老牌保险公司,像新华、泰康、平安现在都在收缩这项业务;而另一方面,一些新崛起的中小型保险公司,特别是个险渠道方面难以实现突围的中小型保险公司,对银行渠道的依存度仍然很高,但做得非常累。为什么呢,大家都知道,除了少数的几家大型保险公司具有产品开发创新能力外,其他的险企能力都很有限,这就很难对银行有吸引力,而且,目前的一些银保产品本身就与银行自营理财等产品处于一种竞争关系。

  为此,中小型险企必须在产品开发创新上下硬功夫,给银保渠道的价值加分,为银行实现产品多元化、满足不同层次人群对金融产品的需求贡献出自已的力量,石东表示,他相信银保合作的前景会更加广阔。

  石东个人判断,银行系理财子公司的竞相成立会使银保合作更加紧密、更加立体,协同效应会进一步增强,这里面一定有非常多的新的合作机会。因为保险系资产管理公司早已先行一步,有太多值得理财子公司借鉴的地方,而且双方有很多共同的诉求,三观也一致。

  特别需要提醒的是,对于个人投资者而言,今年仍然是“现金为王”,多看少动,即便是要有所动作,也只能是在自己最熟悉的领域,少操作一点,保持一种感觉就好,切勿贪多。

  最后,作为大会的主办方,石总代表易趣传媒集团、《金融理财》杂志社与大会的组织机构,感谢前来参加2018年度第九届“中国金融创新与发展论坛”的领导与嘉宾们;同时更要感谢联合主办方北京农商银行,以及益普索集团、同事们,并特别感谢媒体同行们。

看浙江新闻,关注上海松江门户首页微信

分享到: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上海松江门户首页"或电头为"上海松江门户首页"的稿件,均为上海松江门户首页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上海松江门户首页",并保留"上海松江门户首页"的电头。

每日关注

©2016  上海松江门户首页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