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正文

直击无锡外卖大战:全城点外卖 送餐员日赚上千每日经济新闻外卖

时间:2018-04-15 08:2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4月11日17时,外卖接单高峰期来临,无锡锡山润发购物中心,身着不同颜色的外卖配送员匆忙进出商场。

  “订单数已翻了3番,一般到晚上12点之后才配送完毕。”一位身着美团外卖的配送员一边小跑,一边回应《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采访,而更多的外卖小哥对记者的采访请求连说抱歉没有时间。

  上述场景只是江苏无锡外卖补贴大战的一个缩影。而为了争夺无锡市场,滴滴、美团和饿了么在无锡市场开始了一场补贴大战。其中,吃份炸鸡1分钱,喝杯奶茶2.7元,一斤板栗2.5元,诸如这样价格低到尘埃里的外卖订单,这几天在无锡市场层出不穷。

  美团上线打车,进军网约车市场,由此引发的网约车市场争夺战的硝烟还未散尽,滴滴随即上线外卖,首场战役在江苏无锡打响。

  4月1日,滴滴外卖在无锡正式上线元的优惠力度迅速“抢占”当地外卖市场。据滴滴方面称,在运营8天后,4月9日订单33.4万份,成为无锡市场份额第一的外卖平台。

  4月11日,晚餐高峰期间,《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无锡实地走访了多家饭店看到,前来接外卖的以滴滴外卖小哥居多,美团和饿了么相对少些。

  4月10日,滴滴曾发布致谢信称,外卖是滴滴在创造用户价值上的一次尝试。这次取得了意料之外的成绩,验证了市场旺盛的需求、滴滴出行用户和外卖用户的高度重合,以及在产品技术上的深厚积累和协同效应。

  随即,美团外卖便发布了一报,写着“你又不是个演员,别设计那些‘第一’的情节,没意见,我只想看看你怎么圆”,并称,美团外卖一直稳居第一。美团还指出,滴滴在试运营阶段便存在刷单行为,为了美化数据有意放松平台监管,甚至引发了自家骑手集体刷单乱象。

  对此,长期从事外卖行业的丁伟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刷单在外卖行业属于潜规则,很多外卖平台都刷。这段时间,无锡外卖补贴力度大,商家自己都会刷单,为了获取更多的补贴。”

  滴滴推出首单立减20元并可与商家优惠同时使用的活动,用户下单后,还可再分享获得5至8元的红包;美团外卖推出“0元送”活动,还狂撒1亿元红包。滴滴外卖下午茶20元减18元,美团随即放出20元减15元。诸如此类的优惠手段不断推出,“补贴战”的紧张形势由此可见一斑。

  以一份价值32元的外卖计算,商家满减18元,加上滴滴首单优惠20元,还有餐盒与配送费8元,用户最终仅需支付2元。

  事实情况也是如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4月11日走访无锡多家商铺,他们表示,“订单确实比平常要多一些,但是外卖的配送速度也减缓了不少”。

  同时,《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亦联系了无锡的几家餐馆,其中一家饭店的吴经理对记者说,“从4月2日开始,我们每天的外卖订单增长了3倍,每天早晨9点开始接单,就会有大量订单出现,但是过多的订单,已经让我们无法承受,有一些也因为我们来不及取消,这对于我们商家的影响也并不好。”

  不过,也有商家对外,因为加入了滴滴而遭其它平架。4月11日,在无锡经营麻辣烫的韩先生对记者说,“我们店原先加入了美团和饿了么,但是后来加入了滴滴,美团和饿了么就给我下架了。下架了好几天,饿了么昨天下午才给我开通,美团现在还没有给我重新上架。”

  对此,吴经理也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确实有被下架的情况出现,一些小的酒店或者小饭馆需要三选一,但这种情况并不多。一些评价好,做得好的饭馆没有遇到这种情况,多平台都可以在线运营。”

  补贴力度加大,竞争激烈,最终受益的是消费者和外卖小哥。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由于三家的补贴战,无锡已经呈现全城点外卖的盛况。

  丁波是记者在无锡的朋友,目前在一家物联网公司上班,他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说,这几天他每天下班回到小区,见到邻居第一句话就会问,今天点外卖了吗?“我昨天点了两份外卖,是真便宜,便宜得让我都觉得不好意思,这几天家里人的晚餐都是通过叫外卖解决的。”

  此外,丁波还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这些天,普通的无锡市民家庭都很少做饭,去菜场买菜的人也比平时少了很多。以我们小区为例,我大致统计了一下,有8成居民都是通过订外卖解决吃饭问题。所以,这些天说无锡全城点外卖不为过,这是事实。”

  除了普通居民尝到了价格战的甜头之外,这几天无锡的外卖小哥可谓是相当辛苦,但他们还是挣到了不少钱。

  “这几天单子太多了,我一天要工作超过14个小时,甚至没有时间吃饭。”外卖小哥郭俊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根据郭俊的介绍,4月9日那天他工作了近15个小时,送了60单外卖,提成接近1100元,“这些天每天的收入都在1000元以上,虽然特别累,但是能赚到钱也愿意。”

  由于订单太多,无锡当地的外卖小哥不够用,处于苏州、常州的外卖小哥也赶到无锡支援,“我有几个在苏州、常州的外卖同行,这几天都到无锡临时工作,因为赚得多,有的一天能送到接近100单,收入超过2000元。”郭俊补充道。

  因为订单较多,《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遇到的外卖小哥,大都是在小步慢跑,由此可见他们面临的订单派送压力。

  选择无锡作为竞争市场,将这座城市推向了的风口浪尖。作为无锡的主管部门,工商局亦迅速采取了行动。

  4月11日,无锡工商局召开紧急行政约谈会,约谈美团、滴滴和饿了么三家外卖运营商。无锡市工商局要求:立即停止实施涉嫌不正常竞争和垄断的违法行为,防止损害后果的继续扩大。积极主动协助和配合执法部门开展相关的执法检查,并迅速对经营行为开展自查自纠,主动纠正其他可能影响市场经营秩序的行为。

  对此,三家企业负责人也做出相应。其中,滴滴负责人表示,“响应号召,执行现有的法律法规;同时捍卫滴滴外卖上所有用户、商户的权益;今后将尽一切努力最大程度保障人身和食品安全。”

  而美团负责人称,“会积极响应无锡市工商局的要求,积极配合,迅速恢复无锡市外卖市场的良好秩序。”

  饿了么负责人则表示“无论市场怎么变化怎么竞争,为消费者提供更加便捷完善的本地生活服务是我们不变的初心。我们也愿意在监管部门的指导下,共同好无锡外卖市场的秩序。”

  对此,丁伟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这种以补贴进行的无序化竞争,对市场影响非常大,互联网企业不能因为争夺市场,而进行无底线的补贴大战,应该以更加合理化的竞争去争夺市场。”

  对此,也有业内人士认为,摩拜单车把工厂设在无锡,滴滴外卖首战从无锡开始,说明无锡的互联网普及度高,并且还有电动车支柱产业。

  事实上,作为长三角重镇,无锡P在2017年破万亿,达到1.05万亿元,是继苏州、南京之后,江苏第三个破万亿的城市。

  同时,无锡是中国物联网之都,互联网普及度比较高。对此,南京财经大学教授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无锡民营企业比较活跃,并且外来人口数量也较多,相比其他二线城市,无锡的互联网普及程度更高,符合外卖行业的发展。并且无锡接近沪宁线的中间,可以辐射上海、苏州和南京这样的大型城市,在无锡这样的城市进行补贴大战,更方便推行。”

  不过,也有IT分析师认为,二线城市对外卖配送团队的承压能力小,滴滴外卖选择先在无锡上线,也是因为更容易打补贴战,“如果其配送团队拓展至、上海等一线城市难度将加剧。在外卖行业不仅要扩展线上流量通道, 还需抓住商家群体、用户人群和建立外卖配送体系。”

  本站所刊载的所有资料及图表仅供参考。刊载内容并不构成对任何投资品的和暗示。投资者依据本站提供的资料及图表进行金融等投资项目所造成的盈亏与本网站无关。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