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舆情 >
分享

  2012年12月18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联合主办的“2013年《社会蓝皮书》发布暨中国社会形势报告会”在北京举行。与会专家分析了2012年影响中国社会发展的重大事件和热点问题,预测了2013年我国社会发展趋势和面临的主要问题,并正式发布了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的《2013年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同时,由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祝华新、刘鹏飞、单学刚主笔的《2012年中国互联网舆情分析报告》也与2013年《社会蓝皮书》一并发布,这是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研究人员连续第六年为这一权威图书撰写年度舆情报告。

  报告首先回顾了2012年的网络诉求和社会热点,包括(一)网络继续升温,社会压力有待释放;(二)网民解构国内外主流宏大叙事,民生主题凸显;(三)网络反腐专业化、常态化、娱乐化;(四)“最美”人物迭现,良善需要制度支撑;(五)国际议题增加,民族诉求背后蕴藏民生诉求。

  其次,报告论述了2012年网络生态的演变,网络表达进入移动互联时代,“90后”青年登上互联网和社会舞台,中产阶层的社会向心力需要修复,网络论争的非理性化,呼吁网络谣言需要刚柔并济的“生态治理”,推进网络公关成为“阳光产业”。

  报告还对“意见领袖”在网络场的角色和作用进行了专章分析,指出网络“意见领袖”的构成日益多元化,并和传统媒体共同塑造主流。在微博客引领官民互动新形势方面,报告提示关注政府公信力面临“塔西佗陷阱”的挑战,认为政府微博从信息发布走向与网民互动,官员微博展示了公仆本色。在此基础上,报告提出了“网络问政”从应急管理向制度建设延伸的建议。

  另外,对于新老媒体互动带来的新现象新问题,报告揭示了2012年微博“国家队”的异军突起,提醒《环球时报》和胡锡进现象形成了传统传播的新的话语新模式,值得关注。报告特别针对媒体人微博言论新闻化带来伦理新问题,也提出了若干应对建议。

  最后,报告还对2013年我国互联网进行了展望,预测微信等移动社交进入井喷式发展,民生与吏治或成2013年热点议题。报告还根据当前互联网发展形势和动态,提出政府要加强互联网治理,并继续拓展网络言论空间。报告全文如下:

  摘要:2012年微博客继续升温,成为社会的发动机。社会转型期各种问题在积累和叠加,网民对深化改革表现出热切的期待,有关国家发展和改革取向的意识形态论争重新抬头。环境问题引发的群体性事件增多。民间对和南海问题态度强硬,但仔细辨析,其背后主要是民生诉求而非单纯的民族诉求。以《人民日报》开设法人微博为标志,微博“国家队”崛起,拓展了官民对话渠道。

  近年来,中国经济高速增长,但社会矛盾也在积累和叠加;中央政府高扬“科学发展观”与“和谐社会”的旗帜,而地方政府和行业主管部门往往难以冲破现有利益格局的藩篱。因此,经济社会转型所带来的结构性突发舆情因素有增无减,如弱势群体的民生和权益保障,政府公共治理的越位和缺位,不同社会群体的利益博弈,特别是基层政府的与民争利,以打压民众权利的方式维稳,都会让一些冲突个案在互联网上迅速发酵为公共事件,拷问政府的公信力。

  截至2012年6月30日,中国互联网普及率39.9%,远低于美英日韩(均在70%以上),但中国的网络场绝对是世界上最大的,也是力度最强的。社会转型期法治的不够健全,传统媒体侧重导向而监督功能严重弱化,互联网成为民众表达诉求唯一比较畅通的通道,是网络发达的根本原因。通过互联网还原社会真实的意见构成,听取公众诉求,有利于及时发现问题、化解矛盾,释放社会压力。

  我们选取了3家论坛(BBS)、2家微博客和2家社交网站(SNS),汇总出这一年的20件热点事件。在前20大热点事件中,忽略新计入的社交网站帖子数量,也全部超过了百万热帖量级。2012年100万至1000万热帖的线件,大体相当。

  注:以上数据中,天涯社区、凯迪社区、强国社区为主帖数,新浪微博和腾讯微博、人人网和开心网为主贴和转帖总和。

  2012年,在中央和地方政府财税与金融杠杆作用下,CPI和PPI双双下滑,房价、电价、油价上涨趋缓,先跌后涨,与普通市民日常消费的切身体验、观感和愿望仍存在差距。各地阶梯式电价方案在听证会和市见征集后试行,网上掀起各种“伤不起”的声音。

  政府的公共治理暴露出诸多瑕疵,特别是食品药品安全问题。继2011年地沟油事件后,中央电视台2012年4月揭露毒胶囊事件,再一次震惊全国。网民调侃:“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爬得了高山,涉得了水塘,制得成酸奶,压得成胶囊,2012,皮鞋很忙。”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责令吊销了3家胶囊企业的药品生产许可证。

  从7月份的四川什邡市钼铜项目、江苏启东市造纸厂排污项目,到10月份浙江宁波的PX项目,重大工程项目引发群体环保,陷入“邻避效应”(Not-In-My-Back-Yard)。特别是PX项目,从2007年的厦门到2011年的大连,频频遭遇。地方政府从立项到民众上街后的仓促下马,均未经过程序化的决策,给老百姓不闹不解决、闹得越大解决得越快越彻底的暗示。这种危机处置模式破坏性强,成本极高,亟待搭建公共政策公开公平沟通协商的制度化平台。

  2012年,“强制”作为一个副词,仍然与“征地拆迁”和“计划生育”新闻记忆相联系,尽管数量上有所减少。陕西镇坪县怀孕七月孕妇遭强制引产,辽宁盘锦民警在强制征地中枪击村民,都引发质疑和批评。

  网络曝光密切监督社会,一块手表、一根皮带、一盒名烟、一个表情,“附着信息效应”显著,都可能成为反腐风暴的导火索。有人调侃:“微博时代,官不聊生”。

  在延安一起惨烈的车祸现场,陕西省安监局长杨达才露出不恰当的笑容,遭遇网友“人肉搜索”,被发现戴有多款名表。鉴定专家“花总丢了金箍棒”等网友推断其佩饰超出合法收入。三峡大学刘艳峰同学还向陕西省财政厅、安监局,申请公开杨达才工资。当地纪委最终介入查处。

  官员履历近几年来也备受关注,从当年共青团石家庄市委王亚丽,到2012年的湖南湘潭“90后”女性王茜拟任区发改局副局长,“用人是最大的”,均引起平民百姓的愤怒。从“表叔”到“房叔”(广州一位处级干部被查出游22套住房),网民反腐屡建奇功,恰恰警示制度化反腐的阙失面。

  2012年,是互联网和传统媒体中“最美”人物最多的一年。杭州“最美司机”吴斌,佳木斯奋不顾身营救学生的“最美女教师”张丽莉,到广州“托举哥”周冲,北京7.21日暴雨之夜打“双闪”到机场接运滞留乘客的私家车主,互联网已成为中国人守望相助、相濡以沫的信息总汇和精神家园。

  网上存在大量对“中国式陋习”的隐喻与吐槽。“中国式过马路”,凑够一撮人就可以走了,和红绿灯无关;“中国式接孩子”,家长们驾着各式交通工具,学校门口瞬间失控,嘈杂犹如集贸市场。在转型期社会存在诸多瑕疵,如何避免“破窗效应”,维系公序良俗,提升国民文明水准?对理性、规则、公德和法治理念的反思,都成为国民心态逐步走向成熟的表现。

  中国的国际地位在世界金融危机中国得到上升,国家“提着钱袋”访欧(外国媒体用语)。中国人比以往更渴望其他国家的理解和尊重,因此在遭遇周边领土领海争议时,表现得情绪激烈。

  2012年的爱国主义旋律,与2008北京奥运之年有所不同。那一年虽然发生了火炬传递中的街头,还有地址的躁动,但总体而言是平和表达,最终归结为喜迎五洲嘉宾,展示大国雄风。而从南海问题倒风波,网民感到的不乏压抑、憋屈和愤怒。

  民族情绪本是把双刃剑。9月15日、16日,西安、长沙、株洲、深圳、江门等多城市的反日中,出现了针对日系车主和日货商场的大规模行为。用U型锁重伤日系车主李建利的嫌犯蔡洋,身材粗壮,河南南阳郊区农村的“90后”,来西安吊在空中刷了两年墙,曾两次掉下来,“差点摔成脑震荡”。他曾在项目经理的奥迪车上撒过一泡尿,为此“感觉很爽”。平日没有倾诉的对象,下班后沉迷枪战游戏。蔡洋的内心郁积,终于在9月的事件中找到宣泄的出口。

  据湖南省纪委干部陆群在个人微博“御史在途”透露:某市拘留了47名参与打砸日系车和日货店的青年,在讯问时发现,有12人不知道在哪里。这进一步验证,反日中,相当一部分民族诉求背后蕴藏的,其实是底层百姓反对贫富分化的民生诉求。街头施暴者违法必究,但全社会对弱势群体无望的处境需深刻反省,找到救助和矫治之策。

  截至2012年6月底,我国网民数量达到5.38亿,手机网民规模达到3.88亿。手机微博用户也达到1.7亿人。2012年的网络表达,已经正式进入移动互联时代。

  移动互联网进入爆发期。北京、上海、广州等多座城市均宣布要建设“无线城市”。新技术媒介的发展,既扩大了网络的参与人群,也便于网民随时、随地上网而提升了网络的频率和强度。

  微博客新增用户遭遇瓶颈而趋缓,但微博客的影响力继续发散。微博已经成为社会的发动机和主力平台。一些部级研修班,每日留出15分钟请专家介绍微博热点,养成官员使用微博的习惯。

  面对王立军事件这一突发因素,在传统媒体和官方信息缺位的情况下,网民充分利用微博,以及SNS(社交网站)、论坛等网络“自媒体”,掀起了“挖掘机”和“搜索拼图”风暴,甚至一度摆脱了新闻依赖,展现出空前的能量。

  2012年,“90后”第一届大学毕业生开始走出校园,600万几乎和互联网同龄的一代人开始踏入社会。青年网民思维活跃,熟悉互联网新兴媒介,具有丰富的信息渠道,生活方式与互联网难分难解,“杜甫很忙”、“元芳,你怎么看”等网络流行词也成为群体语言符号。

  在广东乌坎事件中,15岁的大男孩“乌坎鸡精”和“乌坎爱国青年团”的微博,一度成为村民抗争的唯一信源。在什邡钼铜项目引发的群体性事件中,率先走上街头的是中学生。在广州反对花巨资统一改造地铁车站的“举牌哥”是高一学生陈逸华。在香港“国民教育”教材风波中,12万人的,最初竟是由黄之峰等3名中学生在“脸书”网站发起。

  青少年网民利用互联网,参与公共议题的设置。“90后”已经登上了互联网的舞台。青年个体权利意识的觉醒,伴随着民众热衷于对“身边事”的积极表态。但一些年轻人在环保事件、反日中,表现得冲动偏激,引起的忧虑与争议。

  与“公共知识分子”雄踞新浪微博和思想文化类网站不同,草根网民公开自称“屌丝”,让社会大惊失色。这个不雅词表现的是小人物的自我认同和自我减压,集辛酸和恶趣于一体,在插科打诨中表达出对社会发展机会不均的“集体焦虑”。“屌丝心态”甚至上了11月3日的《人民日报》特刊。政府和全社会需大力维护起点的公平和机会均等,给新生代以职业的安全感、社会的温暖感和国家的归属感。

  中国现阶段经济社会发展不平衡、贫富差距存在扩大可能,群体性事件多发,社会各界怀有对“中等收入陷阱”的忧虑,迫切希望拥有稳定、庞大和富有公民素养的中产阶层家庭。2011年的温州动车事故开始触犯中上阶层的安全和尊严,这种趋势在2012年得到延续。

  浙江东阳市吴英因集资罪被判处死刑,企业界很多人对其抱有同情。在的压力下,最高人民法院未核准吴英死刑,发回浙江重审,终审判决为死缓,刀下留人。与此相联系的,还有温州企业家“跑路”,因资金周转不灵而暂时闪避。总理在全国“”上,公开承认“民间金融的发展与我们经济社会发展的需求还不适应”。中国人民银行和中国银监会考虑将温州的民间金融作为改革试点。

  沈阳商家担心政府逾法重罚以弥补财政资金缺口,“满城尽是卷帘门”。商家罢市比主要是“社会闲杂人员”参加的群体性事件,性质更为严重。商家是政府的经济基础,对政府投了不信任票。

  2012年初最热闹的是,麦田、质疑韩寒“代笔门”引出的“方韩大战”。“韩粉”与“方粉”也爆发口水战,势成水火,大量诉诸主观情感的言辞,显示出科学理性思维的贫乏,一些“意见领袖”也卷入其中。当一些知识界网友经常嘲笑官员“触网”笨拙的时候,其实自己也在“方韩大战”中交了一份不合格答卷。

  微博是交流参与的平台,但也具有某种“毒性”。一条微博140字,只能展示结论,不适合充分展示论证过程和论据。《中国青年报》曾撰文分析:微博网友经常Listen half(听一半),understand quarter(理解四分之一),think zero(零思考),却做出了react double(双倍反应)。消解微博的毒性,不妨鼓励长微博和新闻链接;同时开设博客,用博客梳理思想、沉淀情感。最早的微博玩家“和菜头”10月宣布暂时退出微博,怀疑微博的碎片化阅读“对大脑有所损伤”,让人易怒、易挑衅、易轻信,无法专注。

  近来网上论争愈演愈烈,甚至发展为“微博约架”。其实网友大都是一片忧国忧民之心,只是各种利益摩擦和社会矛盾激化,耐心渐失,容易迁怒于另一种“药方”和“大夫”。一些活跃在互联网、传统媒体和社会讲坛的公共知识分子被妖魔化,“公知”渐成贬义词,除了左翼网友的刻意贬低,也因为知识分子对国情和改革的复杂性失察,遇事话往狠处说,远离了底层民众的现实诉求和心理。

  其实,网上无论“左”和“右”,不管其具体主张如何幼稚和荒谬,都在不同方向上拓展了全社会的言论空间,促进了信息的流通和思想的开放。网上论争,正是中国的网络场充满活力和张力的表现。但如何用好网络话语权,彰显社会责任,提升各群体媒介素养,对网民特别是“意见领袖”来说,已经是不容回避的话题。

  网友匿名发言,频繁深度交流,缺乏法律和伦理的强有力约束,因此互联网可能成为谣言和偏激声音传播的温床。虽然网友对“轻点鼠标就可以破坏社会稳定,甚至危及”的提法持换衣态度,但应该承认,一些网络谣言,像“患者滴血传播艾滋病”,“女大学生求职被割肾”等,对社会秩序有损害,容易导致人心浮躁和戾气抬头。

  2012年政府出重拳,对“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谣言传播者进行处罚。2012年3月,个别在网上“编造、传播所谓进京、北京出事”等谣言的网友被警方拘留处罚,梅州视窗网、兴宁528论坛等16家疏于管理的网站被关闭,新浪和腾讯的微博也被关闭评能3天。据不完全统计,2012年1至5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部门会同通信、公安等部门清理各类网络谣言信息已达21万多条,依法关闭网站已达42家,彰显了国家打击和治理网上传播谣言的决心和力度。

  然而,威权手段并不是网络治理的唯一选项,对于“未知超过已知”的互联网,更需要政府找到其自身的制衡力量。网民辨别能力、媒介素养和社会责任感的提升,民间自发的辟谣、科普和公众人物言论观察机构的出现,意见领袖的自律性增强,还有自媒体运营商和管理员的责任回归,都是构建网络“生态治理”链条中不可或缺的环节。

  剖析谣言和偏激言论产生的原因,也不能全部归咎于网络本身的无序。网络暴戾思维的根源,还在于现实中一些社会问题没有的得到有效的解决,在于政府本应公开的信息还没有做到足够的透明。

  网络公关是指利用互联网的高科技表达手段营造企业形象,它为现代公共关系提供了新的思维方式、策划思路和传播媒介。

  然而,这个新业态却因为一些不当利益的驱使而鱼目混珠。一群以互联网发帖、回帖为主要工作的专职人员,被称为“”,为雇主在网络上造势,炒作获利。甚至有很多人还会变身为以恶意炒作、造谣和攻击对手的“网络打手”,据媒体报道,康师傅被曝是日资控股企业而遭“潮”,幕后推手是竞争对手统一集团。此外,还有很多非法企业打着“舆情监测”口号,大肆进行有偿删帖,清除“差评”等工作。恶性的“网络公关”在无序的博弈中造成企业两败俱伤,对脆弱的网络生态更有不可低估的破坏左翼。还网络公关为“阳光产业”,除了企业自律外,政府也开始加强管理,2011年6月就有55家从事非法网络公关活动的网站被依法关闭。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