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金融 >
分享

  中央多次强调要防范金融风险,已经把这个问题提升到了攸关的高度。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近期进行了专题调研,经过集体讨论,提出以下看法和具体建议。

  看法一:金融和实体经济相互依存,防范金融风险离不开政府债务持续可控、企业稳健发展。金融风险和实体经济风险、财政风险存在双向传导。目前地方政府债务仍在上升。有的国家级开发区新发债券募集的资金甚至不足以偿付存量债务的利息,有的地方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PPP)、购买服务、引导基金等做法比较粗糙,即使方向对也不能保证效果好。国企改革和转型难度大。某地国企总资产超过2000亿元,上缴财政的利润只有4亿元。如果不同步加快政府职能和企业的改革,金融机构就难以找到合格的户,或者承担更大的风险。

  看法二:金融是经营风险的行业,必须依法合规经营、审慎经营。有的机构信息管理严重滞后,风险内控机制失灵,尽职调查和贷后检查不到位,盲目跟风表外业务;有的机构高管不懂具体业务,公司治理形同虚设。这些问题带有一定普遍性,令人担忧。

  看法三:一些金融基础设施建设严重落后于需要,现代科技的运用不适时,部门间存在信息壁垒,信用体系建设迟滞。很多金融机构反映,由于缺乏可靠的信息和完备的信用体系,事实上难以识别企业的真实经营状况和风险水平,往往机械地选择产业政策或政府支持的明星企业、税收大户导致“扎堆授信”,带来巨大的同质化风险;对企业真正在经营、投资行为方面的问题不能及时发现,或者发现了也无有力约束,存在相当大的道德风险。

  看法四:金融监管新问题多,有效解决这些问题步伐慢。“一行三会”以及地方金融管理部门依法履职和监管合作存在大量亟待解决的问题,使金融监管同时出现了不少的“真空”地带和“共振”现象。在金融创新方面,总体上缺乏在有效监管引导下的支持体系,使创新过程中的风险,较长时期地积累和集中,直到性质向系统性风险转变时,才干预,使原本脆弱的市场功能和市场预期遭到更为负面的影响。

  看法五:处理金融风险时使用市场化、法制化手段不够。例如,近期暴露较多的企业债务违约,多由地方政府牵头处置,但基于知识、技能与经验的局限,加上维稳压力,地方不易提出可行的依法处置方案,多采用行政指令,强行要求相关的金融机构“不抽贷、不压贷、不起诉、不保全、不上征信记录”等,而同时又没有对债务人给予必要的约束和监督,造成有的违约企业高管逃之夭夭,留下藏匿资产、逃废债务的空间。

  一、继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认真应对地方政府债务膨胀,直面各地发展转型中的具体问题,反思和改进产业指导政策与实践,筑牢防控系统性风险的基本面。

  二、从顶层推动金融风险背后体制、机制、法规、标准的建设,并且注意排查执行中的问题,做好有第三方参与的独立的过程评价和后评价,认真研究全国金融市场、金融机构和金融监管的改革。做好基础信息工作和共享,做实压力测试,用专业的手段解决专业问题。

  三、抓紧要、补短板。信用风险、流动性风险、信息失真和监管改革以及市场退出的实践(含破产、重组等)是当前工作的重中之重,必须给予充分重视,并设专题实办、督办。

  四、于近期选择一批典型案件,明确国务院相关业务部门指导地方处置,按市场规律办,按法律法规办,涉及刑事犯罪的要有司法机关介入,这对当事各方都会起到很好的警示和教育作用。

  最后需要强调的是要加强党的领导,扎实做好金融人才队伍建设和领导班子的建设,尤其是思想作风建设。

责任编辑:admin